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其二)

·什么鬼名字
·垃圾文笔警告
·在线等评论意见√
————————————————————
  其实林道长一直有一个小秘密,一个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秘密。林道长总是说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应了他阿姐的白瞳了,虽然他们并无血缘关系。

  林道长晚上一直看不清东西。

  如果只是大概距离三尺还是勉勉强强看得清的,光线不好那怕是三尺都没有了。

  “散步敢散步到武当后山的,你倒是头一个。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另一只手藏在背后掐诀打开后背的剑匣,几把剑应诀而出,剑身闪着寒光,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能大概判断出对方是成年男性也是亏得今晚的月光足够好,即使自己能...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大概)

·其一
·磨完刀回来了
·是个华武的同人
·文笔渣预警
·求意见√
——————————————————
  闷热的午后总是惹得婵儿都趴在树上乱叫,烦心的很,人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树旁热闹的茶馆似乎更是印证了这句话。

  “阿姐,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少侠正坐在一位白瞳的女侠对面,按服饰来说不出意外的又是云梦的女侠了。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听阿姐的话,别老做什么春秋大梦了”说完还轻笑一声,有些哄孩子意味的揉了揉对方有些松散的头发。

  “阿姐总拿我当小孩子……我现在可都是武当的师兄了!”等女子扯去手之后似乎又...

想打他,在线等特别急(其四)

·非常短的一篇
·沙雕文
·求评论1151
—————————————————————
从酒馆出来外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灯火通明,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些笑意,无论是醇江月的灯还是偶尔吹来的晚风都显得那么舒适
除了我旁边醉鬼的话
“我还能喝……你拉我出来干什么”
面具都被人拿走还硬是说这自己不醉的样子子,作势又是往回跑的样子,无奈的把他拽着,或许是醉酒所以偶尔表现出来的小孩子气吧,竟然顺着我意思没回去,小小的惊讶之后又想着跟着他绝对没什么好事,武当和华山可能就是命里犯冲
“听话,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无论是放在街道旁还是幽深的窄巷,直觉都告诉我可能明天都会是个连蔡师兄...

少年事

·手贱删了umm——
·楚爹跟如梦跑了预警
·我爱师尊的
————————————————————————
想想贫道很久以前也有一位友人
不过他初次见我时候的洒脱还是曾跟我对酌的场景,或者我送他卧云的时候都是有些记不清了
可还记得清楚他领我去龙眼看他们“洗剑”,刚下过雪便出了太阳,化雪总是比寻常的日子冷些,也只有太阳能提供点温度
“疏寒,你冷啊”
他转头对我一笑好像比太阳也暖和上几分,耳边又响过雪化落下“吱呀——”的声音
我好像动了凡心
随后我回到了武当山,第一件事就是去问师尊,为什么要让修无情大道的人去经历红尘事?
师尊不答只说我道心不稳,罚我去闭门抄书
我一向谨遵师令,也...

想打他,在线等特别急(其三)

·狗血套路
·非常短小
————————————————————————
从不归谷出来天色已晚,金陵还是一副人来人往热闹的样子,比起白天甚至晚上更显得热闹些
“小道士”
不自觉的走在他前面领着路,到了曾老先生那里四周声音更加嘈杂
“小道士,我看不到你啦”
“啊?”
隐隐约约觉得谁在后面叫我,一会人群中窜出一个头,还朝我挥挥手
“小道士小道士”
傻的可爱,忍着不笑逆着人流往回走
“跟不上吗?”
“嗯,是啊,人好多啊”
靠近,手似乎被碰到了,不习惯和人肢体触碰,下意识想把手甩开,刚打算缩回去觉得对方顺手把自己的手拽住,一下子还甩不开
“诶呀诶呀,抓到了”
“你干什么”
“人这么多你给我抓一下嘛”
觉得对...

想打他,在线等特别急(其二)

·这章有点水
·睡前故事*3
·欢迎提意见
————————————————————————
我怀疑,他是个鸽子精,他说的是昨天的九点还是今天九点还是明天的啊啊啊!
“宝宝,还差个麻衣你去吗”
“嗯……不了,我要等人去了”
“等人?给阿姐说说你等谁啊,你昨天不都等了吗?”透过屏幕仿佛能看到阿姐八卦的眼神
“呸,我不等人,等鸽子精,溜了溜了”
不归谷
忍无可忍对着黑的头像催,虽然可能不知道吧,但也是解气的
“好啦好啦,小道士别催啦,不归谷……在哪儿?什么地方呀?”
头像黑的???
“进队,我带你”
“小道士这个地方没人啊?”
擂台上跑来跑去傻兮兮的
“嗯,当然没人了……那么……”
关掉队...

想打他,在线等特别急(其一)

·文笔渣,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当睡前读物去看
·大概是个长篇
·其实是真实故事改编_(:з」∠)_
·第一人称,本来是游戏结果越写越像是江湖
·没问题的话?
——————————————————
我,一个武当弟子,遵循自己高贵冷艳正直的道长人设,然而。在亲爱的奶妈大姐大提醒我才发现我,早就失去了最开始的高贵冷艳,伤心欲绝的我决定从金顶一跃而下解千愁,这是故事的开始。
没高贵冷艳就没高贵冷艳吧,我还能做一个比华山还皮的武当道长嘻嘻。天地良心我问了我的结义华山。
“我残了你救吗”
“救”
我试了两次终于摔残了。
“dd,救我”召回,救助。
“等一下啊,我...

B萌开始了,是不是该准备动笔了(45望天空)

师兄弟的日常

举报这个师兄弟秀恩爱

无情:

#武当内销了解一下
#戏丑,勿喷
#跟师兄比拼而来的
#永远四岁的师弟x总想翻身的师兄
——————————————————————————————
      “师兄!师兄!师兄——!”
     
      推开的房门,朝房内大喊,好一会才有一个身着白色衣服,左肩披着白毛,看上去仅二十不到武当弟子从一架书架后面走了出来。


       只见人左...

·代发*2
·我可能是条咸鱼了
·举报这个天天秀师弟的,了不起啊(!?)

链接https://shimo.im/docs/wBCV2SWCl0k8d0Qb

1 / 2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