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邪教】【录像体尝试】录像带

·此为B萌医生和太宰治拉郎慎入
·无攻受大概是友情向
·粮少到自给自足割大腿肉
·前方高能预警,不能接受的话请点×
·带乱步玩



【显示器上雪花抖了又抖持续了一阵子只能听到声音】
“这个是不是坏了啊?”“怎么可能啊笨蛋太宰,等等就好了吧”
【显示器上渐渐显示出了图像看样子好像是天花板】
“啊,有了有了,太宰快去坐好!”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显示器好像转了转画面上上很快就出现了太宰的影像】
“喂喂喂?医生吗?恩...”【做出一副在努力思考的样子突然得出什么结论般的恍然大悟】“如果不是那个好心的医生的话那就是玛修小姐了吧!下面的话可不能偷听哦!”【一副认真的表情盯着】
【突然传出来清晰地男声却带着一些孩子般的稚气】“太宰你正经一点!”
【画面上的太宰咳嗽了几声做出正经的样子】
“医生,我很感谢你,要是没有你拦着我我都不会知道会有这么多的小姐姐愿意和我殉情。我真的很感谢你,我记得当时看着他们吵闹结果我们这边喝着热可可的画面,真的是超好笑啊。”
【顿了顿头突然低了下去画面上只能看到太宰黑色的头发】
“我不责怪你,真的,我能走到这一步还要谢谢你。我可能真的要回去了。”
【画面上的太宰抬头向另一旁望去,好像在看什么】
“现在离比赛结束还有两个小时,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这卷录像带应该可以一直保存在这里。”
【画面上的太宰眼神里仿佛能冒出一束光直直的盯着屏幕】
“我除了要感谢你还要问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小姐姐介绍给我殉情,啊,殉情,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死法了啊殉情,啊!那个地方好高!”
【画面上太宰好像又发现了什么突然出现一双手挡住了屏幕传出一阵声音】
“太宰!你给我停下来!那边不能...”【画面突然终止】
【画面上又出现了雪花,过了几秒后画面恢复了正常画面上的太宰脸上多了些新的绷带兴致缺缺的样子】
“你好医生”【挥了挥手】
“乱步那个家伙拦着我不让我跟漂亮的小姐姐殉情……他一定是嫉妒我”
【旁边又传出清晰的男声】
“我才不羡慕你嘞笨蛋太宰!”
【太宰盯着录像机的方向顿了顿,缓缓地开了口】
“医生,我希望你能走的更远,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虽然不知道你的世界里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你就是这样的,要问为什么的话……”
【笑嘻嘻带着轻快的语气开口】
“直觉”
“顺便帮我谢谢想跟我殉情的小姐姐,她们很棒,我大概只能到。这里了,不过毫不影响我找人殉情的心情就是了。”
“你和玛修小姐一定能走的更远,祝你夺冠吧,这样输到冠军手上也不是很没面子 是不是啊乱步先生?”
【旁边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画面突然一转出现了乱步的脸离得屏幕很近,好像恨不得能让看录像的人理解自己现在的小孩子脾气】
“你闭嘴!听好了你要给我夺冠!我只能输在冠军的手上,听见没!”
【画面上的太宰拉开乱步拍了拍肩】
“加油啊,下面的就看你了啦,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线支持你的,还有……”
【太宰似乎有些不舍的样子】
“谢谢你的热可可,下次……再介绍给我愿意跟我殉情的小姐姐吧”
【画面变黑录像似乎结束了但还听得见一点杂音】











【乱步难有的正经】“太宰”
“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
【隔了很久的沉默】
“嗯,我知道”

评论(2)
热度(58)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