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10fo点文

·给小天使的点文(完整版)( ´▽` ) @养狗少女
·谢谢 @孙翔为什么这么可爱呢 提出的修改意见
·医生可能有ooc的情况
·不会搞链接所以上下一起发_(:з」∠)_
·可以接受的话以下正文
·罗曼玛修友情向
·时间设定今年七夕节,设定比赛后过一段时间后再回到原来世界设定,排名越高消失越晚

“啊哈——”一旁的太宰打了个哈欠,抬头看了看屏幕上最后定格在决赛日零刻的票数。在大厅里左看右看寻找着罗曼的身影,突然被人从后面轻轻的拍了一下,本能的回头,就看见带着一丝丝微笑的罗曼
“医生——。
医生——你原来是冠军啊,这样输给你的话乱步先生会少嘲笑我一定吧?”太宰说话节奏放慢了许多,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会浪费多少时间。
“这样算的话应该是,刚刚跟玛修聊了聊,来的晚了点。”罗曼不知道为什么相对太宰解释来晚的原因,笑了笑也学着他的语速放慢。
“这样啊,急着去干什么吗?”在旁人看来这样的对话甚至有点傻,但是两个人却说的不亦乐乎。
“今天几月几号?”罗曼无奈的看着太宰,恢复了正常的说话语速
“大概……28号吧?冠军大人不去干些什么吗?”太宰也跟着恢复了正常的语速。
“你这么着急赶我走干什么?不会想继续找人殉情吧?”罗曼眼神朝一边飘了飘,又看向了太宰
“……”突然沉默,好像默认了什么,突然开口话题一转
“冠军大人不去忙忙吗?你的小迷妹一定很期待的!我顺便也要看看有没有我的小迷妹来接我。”
太宰说着就一副要走的样子,罗曼好像有点愣在哪里,想也不想的直接拽住了太宰衣摆。
太宰看着这一幕虽然有些愣但还是很快的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笑了笑,停在了原地。
“一起去不就行了?”
“好啊,殉情殉情~”
“太宰先生……”罗曼无奈的看着旁边小孩子气一样让别人在他的故事里闻风丧胆的原黑手党。
太宰就这样在大厅迷迷糊糊看着比赛落幕。
“Dr.罗曼”
罗曼表现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女子组冠军的玛修
“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我是不是……见不到您了”
罗曼伸手揉了揉玛修的头以示安慰,又恍惚想起来这样的话是不是以后身旁少了个吵吵闹闹嚷嚷自杀的青年
就这样,在会场过了将近有一个下午的罗曼,安慰了玛修就左顾右盼在各种容易自杀的地方找着那一抹有些阴郁的身影
“医生?在找我吗?”太宰绕来绕去穿过一群又一群的人,拽住了罗曼的衣袖就好像早上他这么做那样,拽的紧紧的,丝毫没有想要放开的样子。
“太……”没等罗曼说完太宰就打断了他
“能跟我去个地方吗?”
“……好”对于这样有些认真的太宰一下子有些不太适应,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殉情,殉情,医生你说殉情是多么好的死法啊”
“是啊,不过老是想着殉情不怎么好”
路上太宰又恢复了原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太宰在前面哼着歌引着路,罗曼在后面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
最后到了餐馆罗曼才发觉太宰是想请他吃饭的意思
“太宰先生?”罗曼疑惑
“怎么了吗?这家店里的饭特别好吃,你还没吃饭吧?”
“是……可……”
“没事没事,走吧走吧,我位子都定好了”
太宰在前面领着路罗曼在后面跟着,罗曼突然又想伸出手去把前面的人拽回来,但看了看太宰的背影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到了地方,太宰停下转身看了看一直跟在身后的罗曼,先请他进去后自己才跟在后面进去
“太宰先生……这是?”
“如你所见,一顿晚饭”毫不在意桌子上蜡烛闪烁着的一点点微光和别一样的气氛坐在座位上,一旁的罗曼反而愣在哪里
太宰不知道怎么了,有些昏暗的房间里被那一点点暖色调的烛火吸引了视线。
伸手想去碰着试试看,罗曼用力把他的手腕拽住,让他不能再进一步
“太宰先生,火很烫的,小心烫伤”
太宰没有挣开手抬头看了看,发现现在的罗曼出奇的认真罗曼然而蜡烛的微光却把罗曼的脸映出另一种感觉
“没事,我说过我讨厌疼痛,不会碰啦”
听到这句罗曼微微叹了口气把他的手腕松开
“刚刚捏疼了吗?”有些歉意的
“没事”
罗曼看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到对面坐下,说着太宰也哼起了歌
“太宰先生……为什么想跟别人殉情而死呢?”
“……”突然的沉默
“对不起,您……”
“没事,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太宰又打断了罗曼的话,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眼神瞥向别处。
罗曼沉默的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吃着桌子上的食物,只有餐刀划过食物发出的声音,太宰治率先打破了沉默
“医生,对于我来说这世界上所得到的一切都有失去的一天,如果从未得到,没有尝过他的甜,是不是结束的时候会很平静呢?”
医生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面前太宰治留给他一半的侧脸,却因为绷带遮挡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表情。
“……太宰先生,你会失去但你也可以体会到拥有时的欢愉,这不是在一旁就可以感受到的”罗曼觉得这甚至是在说他自己某种不为人所知的感情
“这样啊……那果然还是找个漂亮的小姐姐跟我殉情吧!一定会找到的!”
太宰突然的不正经,罗曼也是无奈的配合他一起,好像无形之间就习惯了去迁就他。
“真是没救了……”罗曼自己小声的说着
“嗯?”太宰以为自己错过了什么。
“没……没什么”罗曼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
又一次的沉默,在太宰在的地方有这么多次的沉默真是少见。
罗曼微微张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医生,我认为能以推动我生的的理由的东西一个都不存在”
罗曼听到这句话愣了愣,眼底闪过失落的神色,又直直的盯着太宰
“有啊,怎么可能没有呢”语气加重
突然蜡烛熄灭了好像是想阻止医生接下去说的话
“医生?”太宰笑了笑
“你是想说什么说出来会遭天神阻止的话吗?”
“……我去找服务员”罗曼落荒而逃似的远离了太宰,远离了刚刚那个平日里不可能出现的自己
太宰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一手撑着自己的头笑了笑,没说什么。
等医生出去太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个人盯着蜡烛,目光涣散,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医生,我迟早会忘了你的,我知道的,或许就不该遇见……”
轻声的对着蜡烛诉说着,接着抬头看着天花板
“能支持我活下去的事情果然一个都不存在,为什么这里没有横梁啊……”
太宰觉得自己胸口有些闷得很,像是当时织田作死在了自己面前一样,喘不过来一口气,
“明明一顿那么美味的饭,而且这里服务员小姐也特别热情不知道会不会跟我殉情呢……”
医生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太宰在对着蜡烛自言自语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太宰先生?”
医生的话好像突然把太宰拉回了现在的世界,太宰的眼睛也一点点变得清明了起来,目光放在了医生身上
“啊——医生啊?要到蜡烛了吗?”
“嗯,门口的那位小姐告诉我马上会换上来的”罗曼也变成了以往的样子
“嗯,医生今天是七夕节吧?”
“嗯……”罗曼在思考的样子
“是的”
“那么今天我是和医生过得情人节啦!愿意和我殉情吗”太宰好像提起了什么兴趣,兴致勃勃的看着医生
“哈哈,太宰先生,这样可不好,不是说好不自杀了吗?”医生干干的笑了笑
门口的服务员敲了敲门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啊——请进——”太宰回答了这句话
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看着面前的服务员换着新蜡烛
“真是抱歉先生,是我们服务不周到,您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那么美丽的小姐请和我殉情吧!”太宰依旧朝气勃勃
“这……”服务员面露难色
“抱歉这位小姐,他就是这样,如果补偿的话就请帮我们照一张照片吧?”罗曼抱歉的笑了笑,打断了服务员小姐的思考
“这个可以!因为是烛光晚餐我们可以提供这个服务”好像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立马答应了罗曼,说着就急匆匆出去了
“太宰先生……”罗曼有些无奈的“你吓到她了”
“是吗?医生当时也没有这么大反应啊”太宰有点不在意的反问,好像想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没有注意一旁的医生又愣愣的看起了蜡烛
“这……倒是……太宰先生想到什么了吗?”
“没……什么都没有”太宰又把思绪拉了回来
“那位美丽的服务员小姐还没回来吗?”
说什么来什么
“这里需要照相是吗?”来的不是哪一位服务员小姐好像换另外一个人
“是”罗曼先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么是……二位需要吗?”
“不,照他一个人就可以了”太宰说着,一边和服务员小姐站成了并排
“可以立即打印出来吗?”
“可以的先生,不过这样把您的朋友?放在一边不太合适吧”委婉的提出了两个人一起照相的请求
“不,就照他一个吧,照片也有很多讲究的啊”太宰伸手把手放到兜里,很自然的触碰到一张老旧的照片,握紧,在手心里慢慢的描绘着,描绘着故交昔日时的模样
“先生?先生?这张照片过几分钟之后给您行吗?”
旁边人的话拉回了思绪又远飘在天边的太宰
“可以啊,那么就麻烦你啦”
服务员小姐退出了这个略显些狭隘的空间
“医生啊,你说回去之后,我还会记得你吗?”
“……虽然按道理来说不太可能,但我相信太宰先生一定会记得的”
“那您还是真信任我啊?”太宰笑了笑,肚子却不适宜的响了起来
“这样啊,说的也是呢,毕竟规则不是这么容易打破的吧……”罗曼似乎有点失望的样子
“还是先吃饭吧?太宰先生饿了吧?”
“嗯……当然啦,虽然觉得饿死是个不错而且简单的死法可是实在是太——难以忍受啦”
“那……不去考虑死亡不行吗?”罗曼先动了手,拿着刀叉伸向面前的食物
“……那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放弃死亡吗?”
罗曼脱口而出“二次元的美少女怎么样?”
“……医生……你这是在逗我吗?”太宰无奈的笑了笑,也伸手去拿了点吃的
时间在太宰进食和罗曼赞美二次元美少女之中过去。
敲门声适时的响起
“先生?您的照片印好了,我可以进来吗?”
太宰起身去开了门,拿过服务员小姐手中的照片又回到餐桌上
“太宰先生?怎么了吗?”
“真是谢谢您了”太宰顺手把照片塞到外衣的兜里
“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出的补偿”
太宰关上门回到餐桌上,继续吃着食物听着罗曼说着他所崇拜事情
一切都好,太宰突然感叹平静的岁月真是惬意,这种生活或许也不错
罗曼抬头疑惑的看着对面想什么东西想的出神的太宰
“太宰先生?”
这已经是今晚第几次了罗曼自己都不想数,今晚太宰先生总是在看着什么东西发呆,是因为要离开了吗?
“……不,没什么”太宰突然站起来身体前倾,伸直了胳膊拿手蹭了蹭罗曼的脸
“太宰……先生?”罗曼有些愣的看着面前离自己还有一定距离的人,手上的食物差点掉了下去
“不,没什么,脸上有脏东西哦”太宰笑了笑,把胳膊收了回去,手攥成拳,不自觉的用了劲,手掌上印出了指甲的印子
“太宰先生……”
“罗曼,我可能该走了,嗯,还有5分钟左右吧”语气出奇的平静
“太宰先生……”罗曼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似乎只能一次次的叫着对方的名字,好像这样能祈求他不会这样消失一样
“罗曼……不,算了,没什么,好好的带着你的荣耀回去吧”太宰走近罗曼拍了拍他的肩膀,头也不会的朝门口走出去
“太宰先生!”罗曼突然起来把他拽住
“明年,明年一定会再见到的吧!”
太宰依旧背对着他,但是微微侧过了头,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当然啦,你明年还要给我介绍别的小姐姐跟我殉情呀”
“嗯……好……”语气又有些失落,罗曼还是抓着太宰不放
“好啦医生,快把我放开吧,到时间也会自动消失的,看着多难受啊”
“没事,我就看着”
太宰转过身去,伸手抓了个小面包,边吃边跟罗曼大眼瞪小眼,罗曼索性也抓了个面包大眼瞪小眼
“唔……消失之前能吃饱肚子真是太好了……”太宰嚼了嚼面包
“太宰先生……”罗曼无奈的,也嚼了嚼面包
“时间好像擦不多了呢……”太宰看了看似有似无的腿部
“看起来我好像像个幽灵,现在出去会吓到人吗!”太宰好像有一些奇怪的性质
“太宰先生……不要再闹了”
“医生,在另一边也要不要放弃生的希望呀!”
“……有二次元的美少女陪着我呢绝对不会的!倒是太宰先生你不要再自杀就是了……”
“当然啦,那么医生,明年再见啦”
太宰只剩上半身,看起来有些奇怪,罗曼突然变了话题开了口
“……太宰先生,我的荣耀有你的一半,我相信明年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嗯……当然啦,罗曼医生”
“祝您幸福”这是太宰留给罗曼最后的一句话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轻轻的撒在了太宰的脸上,太宰也少有的一觉睡到了天亮
太宰坐起来看着屋子里透过窗户而撒进来的阳光,放屋里少有的明亮
“啧……”
太宰收拾收拾,穿上以往的衣服,很自觉的伸进兜里去检查旧照片,这可能是太宰为数不多陪伴他那么长时间的东西
刚触摸到相片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同,有些疑惑的样子,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去翻出来看看,好像是窗外能照亮屋子同样能照亮他所追求之物的阳光
“……这是什么?”
“太宰——太宰——”门外的声音传来
“国木田君?怎么了吗?”太宰停在了原地一阵子,把照片拿出来一眼都不看放在了枕头底下,跑过去开门
“你还有时间说?!今天要出任务的,你知不知道和我的日程表又差了多少啊!”
“诶呀,国木田君还是这么喜欢行程表呀”
“说了多少遍了!是理想!理想!”


每当晚上能在屋子里睡觉的时候,贴着照片的枕头总是能让太宰安然入睡
“我知道的”太宰轻声的
“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的”太宰把手伸到自己的面前握紧了拳头,清冷的月光照在太宰对面的墙壁上
“看到又有什么用,美好的东西总会有失去的一天,如果一开始就没看到那么失去的时候也不会有多么痛苦”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解释什么
胆小鬼连幸福都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①

罗曼或许最后也骗了太宰,冠军怎么能参加来年的比赛呢?

①:出自《人间失格》

评论(8)
热度(12)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