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想打他,在线等特别急(其四)

·非常短的一篇
·沙雕文
·求评论1151
—————————————————————
从酒馆出来外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灯火通明,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些笑意,无论是醇江月的灯还是偶尔吹来的晚风都显得那么舒适
除了我旁边醉鬼的话
“我还能喝……你拉我出来干什么”
面具都被人拿走还硬是说这自己不醉的样子子,作势又是往回跑的样子,无奈的把他拽着,或许是醉酒所以偶尔表现出来的小孩子气吧,竟然顺着我意思没回去,小小的惊讶之后又想着跟着他绝对没什么好事,武当和华山可能就是命里犯冲
“听话,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无论是放在街道旁还是幽深的窄巷,直觉都告诉我可能明天都会是个连蔡师兄都知道的小道消息
“去哪儿去哪儿”
“你闭眼睛啊,我带你去”
斩无极一发,终身治愈绝无伤痛,感觉好极了,试过的华仔都推荐
“不闭,你给我唱歌”
他停了停,我做好说完他就吃斩无极的准备小声的念着口诀
念着快一半的时候就被拉了一下,下意识闭嘴过去看他
“我带你转,而且最好快点”
仿佛一下子酒醒了,在我一边有些疑惑的表情下拽着我跑了起来,就听到混着老板娘的仆人的声音
“华山的又喝酒不交钱!”
不是……我说,我很穷吗?
“这次还有武当的?!”
师尊我对不起你给你丢脸了,我立马上山去抄书,啊不,付账
跑了一段旁边的这个傻子仿佛才想起来自己还有马可以骑,上马,拉我上去,一气呵成,我还看到我旁边的爱马看我的表情,可以说是一路狂奔,感谢应天府附近人少
我和他贴的很近,也不知道他要跑到哪里去,旁边就只有他的心跳声听的清楚,魔怔的想起刚刚要求我唱歌,混着喘息声我才一段一段,断断续续的唱起来,好像听到后面笑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生了一口气拿胳膊撞了对方一下
“笑什么笑”
“没什么,唱的真好的听”
算了,明天再把钱交了吧,这样也挺好
“道长,跟你商量个事情”
“怎么了?”
“我有点想吐……”
他去的方向应该是他心心念念的不归谷

评论
热度(5)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