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大概)

·其一
·磨完刀回来了
·是个华武的同人
·文笔渣预警
·求意见√
——————————————————
  闷热的午后总是惹得婵儿都趴在树上乱叫,烦心的很,人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树旁热闹的茶馆似乎更是印证了这句话。

  “阿姐,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少侠正坐在一位白瞳的女侠对面,按服饰来说不出意外的又是云梦的女侠了。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听阿姐的话,别老做什么春秋大梦了”说完还轻笑一声,有些哄孩子意味的揉了揉对方有些松散的头发。

  “阿姐总拿我当小孩子……我现在可都是武当的师兄了!”等女子扯去手之后似乎又有些不满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伸手捋了捋。

  “是是是,我们澈澈最厉害了。”

  “……”

  过后,询问茶馆的小二才知道二位的姓名

  那位孩子气十足,还和武当高冷处处不和的少侠叫林澈,武当的弟子相貌倒是不用说,江湖上还有笑谈说武当的萧掌门当真会捡孩子,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个云梦的阿姐。

  小二倒是笑了笑“这江湖的事情谁能说清呢?”

  女侠叫蒋柳更是印象深刻,白瞳再加上那一弯柳叶眉,高挑的鼻梁一看就是一位走在大街上会引少侠书生转头而看的。女侠虽是白瞳但也仍能视物,听说少时因这眼睛惹了不少麻烦,但还保持如此心性实属难得。

  “阿姐,我此次上山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了。”

  少侠眉头紧锁望着远处的湖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阿姐明白”

  女侠倒是显得洒脱许多,末了还拍了拍少侠的肩膀,似是安慰一番。

  “武当啊……现在怕也是不安全了,万圣阁当真想打武当秘籍的主意?”

  “嗯……阿姐,这个江湖怕是不能太平了,你好好保重。”

  说着怕是被人发现一般戴上斗笠,似乎不想多停留一刻一样,骑着马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是否从古便有这千里离别当吹风祝愿一帆风顺之意,但天下午确实起了风,把芳菲林上的桃花片飘落了一地,再把长袖吹起,映着背后的鹤图,倒更更像是一位仙鹤而化的谪仙,虽是离别之意但却满面严肃,没有离别的伤情。

  少侠知道,萧掌门也一直告诉他。

  “道门弟子,当以济怀天下为己任,私情,便先往旁处放一放吧。”

  少侠虽然记不清师尊当时的语气,却还记得当时师尊冰冷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武当山

  “朴师叔,弟子回来了”说着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辛苦你了,舟车劳顿,此番下山历练可有什么收获?”

  “自然是有,红尘中历练一番才能说这入世出世,凡事所扰”

  “你能这么想甚好,若无他事就先去休整一下,后山的巡逻明天午时就会派新收的弟子找你了。”

  “我明白了师叔,弟子告退。”

  少侠始终是一副紧锁眉头的样子,和对面和蔼可亲的师叔形成鲜明的对比,看样子怕是今晚睡不着咯。

  快至午时

        “师兄?”武当的后辈似乎是怕前辈还未准备好,生一顿气影响和气,只是轻叩了几下,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

  早闻这位师兄刚收下时便不给别的师兄们省心,课业也好,练武也罢,凡事非得搞出点乱子来才好。

  “嗯……我知道了,是朴师叔让你来的吧?稍等一下。”可能是刚起床的原因说话的声音意料之外有点柔和。

  屋子里刚被叫醒的少侠似乎有些迷糊,被叫了之后愣了愣才起来找自己镇玄一套的衣服

  “久等了,你们随我去后山吧?”

  求仙早把早年的傲气褪去,上山后又多了照顾师弟的心,虽然操心武当身心俱疲但语气也尽可能显得柔和些。

  镇玄的金黑色更能托显出男子的身线,和山下的感受不同,如果说外出显得林澈像个谪仙一样的话,当他换回本来的镇玄的时候就觉得尊贵许多,眼眶里正是如名一般清澈而有点偏褐色的眼瞳再加上眉间一点红,活脱脱像个富贵家的公子,倒不像是什么寻仙问道的

  “是……”

  师弟们看到这样的师兄一边丢弃了原来的想法,一边又塑造着新的形象自然没什么功夫去在意面前的人说了什么。

  刚到午时,一行人在颇大的震惊中正好到了武当的后山

  “这个区域就拜托你们了”

  “师兄……这样的话你就得一个人巡竹林了”

  “无妨,你们注意安全才是”

  武当开山就有松涛泉涌的景观,但大部分的香客都不知道武当有一片小小的竹林,本来是作为惩罚而用的,但是午夜的时候偶尔会有阵风袭来把竹叶弄的互相沙拉沙拉的作响,虽然比不上什么大家音律,却在大部分武当弟子耳中美过原少爷的琴声,风无涯的萧声。

  竹林今晚也不例外的发出声响,莫名其妙的安了林澈焦躁不安的心。

  正巧不知道哪里又响起了笛声,和竹叶互相的牵扯声相互照应,却也毫不违和,悠扬长远,仿佛能安抚任何人焦躁的心,风停,笛停。

  一曲终了,林澈才惊醒发现竹林之内还有别人,猛地想起最近江湖上的言传立马提高自身的警惕,判断笛声的方向,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散发着单单纯纯的敌意。

  “哪位大侠来武当不走正路?”

  又是风起,笛声也起,月光和着偶尔掉下枯黄的竹叶一并起舞,对方到也不打算藏,稳稳的一步步走出来,甚至笛声都丝毫没有过差错,一步一步除去竹间的阴影,显露出的是和武当丝毫不合的风格,风停,这次笛声却觉得还不够似的又加了两声才停下。

  “小道士,你也来散步?那可还真巧。”

  月光,乐声,和对方的调笑这便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评论
热度(3)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