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其二)

·什么鬼名字
·垃圾文笔警告
·在线等评论意见√
————————————————————
  其实林道长一直有一个小秘密,一个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秘密。林道长总是说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应了他阿姐的白瞳了,虽然他们并无血缘关系。

  林道长晚上一直看不清东西。

  如果只是大概距离三尺还是勉勉强强看得清的,光线不好那怕是三尺都没有了。

  “散步敢散步到武当后山的,你倒是头一个。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另一只手藏在背后掐诀打开后背的剑匣,几把剑应诀而出,剑身闪着寒光,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能大概判断出对方是成年男性也是亏得今晚的月光足够好,即使自己能靠着打斗声引来跟着的师弟却也难保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还是慢慢拖延时间到午时结束的好。
l
  林澈心里的小算盘打的正响,谁知到对方反而不怕,还上前了几步。听到对方脚步一步步的逼近,只能虚张声势盯着声响的方向又下意识的让剑护在周身,三把剑在周身一直飞舞着,相互交错,剑身反着光也算得上是漂亮。

  “我?我其实就只是个来武当碰瓷乞讨的,富贵家的公子可不知道穷孩子的苦。你看你听我吹那么久的笛子了,不可怜可怜我这个风流倜傥的叫花子?”

   林澈反倒被对方的话气笑了。

  “你……哪里有人碰瓷乞讨到别人家后门来的?”

  “我不就是吗?小道士,说这么久你到先把你危险物品收了呀,我要干什么早就干了是不是?”

  好像是感受到对面的人放下了点戒心,语气轻快了些。

  “信你三更还来武当碰瓷乞讨?”

  “诶,对呀,小道士别老弄刀弄枪的,放下有话好说。”

  再向前走了一步就停了下来,刚刚好能让林澈看个大概的身形。而对方的脸刚好藏在了月光打在竹林的阴影里。

  隐约看到手里拿着的是刚刚吹奏的笛子,佩剑倒是好好的在腰侧躺着。显然是华山的弟子,穿着的还是校服,坦坦荡荡不遮不掩,倒也是他们风骨。

  “嗯?看呆了?看呆之前把剑收了吧?我有自知之明,打不过你。”

  说着把手里的笛子也别在腰上,还甩了甩手,表示自己真的没什么威胁,看对面实在没什么花招可以耍,礼尚往来也把剑收回了剑匣里。

  “你过来些。”

  “诶,我要是过去记得结钱,十两不多不少。”

  对方倒也不怕什么,大概还有一两步的距离,林澈上去直直的拽住对方的胳膊,对面好像也被惊了一下。

  “待会就给你结,你现在呆着别乱动再给你加十两。”

  待会应该就有师弟找自己,虽然不知道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小心一点还是好的。

  千算万算林澈都没想到对面是个怎么风流倜傥的少侠,还凑上去把林澈整个人抱住圈在怀里,手很自然的就放在了腰际,觉得挑逗意味还不够一样,仗着身高,虽然只是比林澈高了一个头,微微弯身,下巴抵在对方肩上贴着脸颊略显亲昵的蹭了蹭。

  武当的道长,求仙问道,那怕是下山,走在人堆里也是自觉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的。林小道长就更特殊了,生人一般碰都不让碰的,那里人少往那走,那受过这样的亲密接触。本来被带到怀里撞了个满怀,心里就是一僵,更没料到对方还更大胆的蹭了蹭,不习惯和别人接触的小道长下意识推了推,没推动。

  “你……你离开些……”

  谁知道对方不仅没放开还专门凑到林澈耳朵旁边,笑了一声。不知道是生理还是心理的原因在华山的少侠眼里看来耳朵红的不得了。还不够一样,又趴在他耳边说话。

  “小道士——结钱啦”

  “你……你先把我放开!”

  说着林澈手上抗拒的幅度就更大了,修道的还是修道的,哪比得上在华山艰难生活的人呢?一推还是推不动。反观对面,哄小孩子一样拍了拍林道长的后背。

  “乖,你这样把你师弟引来就不好看了。”

  林澈也识相放弃了挣扎,只是那胳膊隔开了心贴心得“亲密接触”,不过这样倒是没办法掐诀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好像是被这个小动作逗笑了,又上去蹭了蹭。

  “嗯……那我告诉你还给那十两吗?算了,小道士张这么漂亮给你打个一折,剩下一两算你陪我。”

  “你……你说不说!不说我可动手了!”

  “说说说,我不过只是万圣阁的但是是他们派来打探武当地形的。小道士你可得小心了,还有……嗯……好消息你听不听?”

  对面的少侠伸手去抓什么,趁着对面松手的间隙又拉开了距离,回到了原来拽着一只手的姿势。

  “师兄?你这边有人吗?在和谁说话?师兄你没事吧?”

  师弟的声音仿佛救命稻草一样响起,让林澈放下不安的心。

  “没事,去叫你师兄来,说武当后山出了个叫花子。”

  对面没有要跑的意愿,林澈先好奇起来

  “你不跑?”

  “不跑,我就是来碰瓷的,能拿我怎么样?”

  “你刚说的是你替万圣阁办事!”

  “嗯嗯嗯,对你这么说而已,你当真了?哦,对了,我不叫你,左承,认识一下?”

  叫左承的侠客把刚刚抓的什么东西放到了林澈的头上。

  “你先说正事……干什么!”

  气急败坏的把对方放在头顶上的树叶取下,拿到眼前看了看才发现是竹林的一片树叶而已,心有灵犀一样,还不等发问,左承就把答案给了出来。

  “其实……我对小道士一见钟情,算个定情信物?”

  “胡闹什么!待会师兄来了有你好看的!”

  等到最后师弟师兄来也一直维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但是没人说一句话。带走之后也麻烦林道长继续在林中搜查一番有没有同党怕是再难相见了。

  偶尔风起,林间竹叶一同往常发出沁人心脾的声音,可这次没有笛声相和林澈反而觉得有点奇怪,似乎是少了什么。后知后觉想起手中还是有那一片竹叶,刚想扔掉神鬼使差的拿起来闻了闻。竹叶上淡的不行的清香混着点香火味,再加上一种林澈无法言说的味道,像是华山上的风雪给人印象深刻。最后还是没扔下,打开剑匣随意丢到里面了而已。

  “你说这叫花子和林师兄什么关系啊?”

  和林澈离远了旁边的师弟才敢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或许林澈本人看的不大清楚,但是旁边的小师弟眼睛可好的很。

  左承乍一看给人印象就是右眼上的疤,细细打量一番才后知后觉此人跟林澈一样似剑眉目,却感觉跟人大不相同大部分归功于仿佛时刻都翘起的嘴和疤痕。或许是一种残破的美,另一边的师弟竟然觉得还挺顺眼的。再加上看林澈师兄眼底不知道怎样的温水真是不想点别的都难。

  

评论
热度(4)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