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医生和太宰的邪教慎入】七夕贺文

·此为B萌医生和太宰的拉郎cp,慎入
·人物略微ooc
·设定在B萌里为了让各自世界观不会受到影响会模糊记忆,排位越靠前记忆越牢固
·依旧带乱步玩
·还有国木田几行字的戏份
·我真的努力去甜了
·如果不能接受的话请×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


“太宰,别老看着窗户了,有这个闲时间的话不如去干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一旁的国木田君有些无奈的开了口。
太宰最近很奇怪,不嚷嚷着自杀殉情,就看着窗户发呆,我怀疑他可能脑子有些错乱——来自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乱步先生。
太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又把头发理整齐,然后兴致缺缺的开始盯着窗户。
窗户上倒影出太宰的兴致缺缺样子,只有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的特别清楚。
一旁的国木田看到这一幕索性不管了又开始了实现理想的步伐。
其实太宰这样一直盯着窗户是有原因的。
他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想记起来。
“太宰——太宰——”【乱步拍了拍正在思考事情的太宰】
“啊,乱步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太宰回过神立马转过头去开口问
“其实我有件事情想……”
太宰还没把话说完乱步就强势的开口问他
“你想喝热可可吗?”
睁开眼睛严肃认真盯着太宰的双眼,好像要把他的灵魂揪出来来看看这个问题回答的真假
太宰被这么一问愣了愣好像有些熟悉但又想不出来自己和热可可有什么关联,少见的眉头皱在一起。
『很熟悉,好像曾经和什么人一起喝过,橙色的……橙色的头发?还……还有笑?笑的很温柔?还……还有……还有什么?
头……头有点疼……』
“太宰?你想喝热可可吗?”【乱步打断了太宰的思考】
“不……”顿了顿“为什么会这么问呀?”太宰想套一套乱步的话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想呢”
“我?可我不想那种喜欢喝热可可的人啊,洗洁精水才是正道啊!”太宰一副兴奋的样子好像想起今天还没尝试自杀。
【乱步短暂的沉默】
“不想就好,帮我去买一杯吧,你看现在就剩你和我了而且今天好像是情侣之间的节日,街上人一定很多,我才不想挤来挤去呢。”很懊恼的朝下看了看密集的人群。
“没问题呀乱步先生,顺便我能买杯洗洁精吗?”轻快的语气
“如果店家肯买的话”把钱递给了太宰。
太宰收拾收拾把硬币随手放到衣服兜里
“我出去啦~”

看到门关上后的乱步睁开眼睛朝门的方向看去叹了口气
“笨蛋太宰,你想知道的东西最好别记起来。”

哼着小调来到大街上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小姐姐小姐姐,殉情殉情,热可可热可可~”
一边哼着一边思索着自己到底跟热可可还有橙色头发的……先生?有什么联系。

买了一杯热可可却被店家拒绝售卖洗洁精水的太宰莫名有些失望,看也不看就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给老板。
老板怔了怔,有些忍怒的才开口“这位先生……你要洗洁精水我大概能理解,但是你拿一张偷拍的照片出来干什么?”
太宰有些诧异。
『我兜里怎么会有别人的照片?还是偷拍的?我不是前几天才入水把兜里的东西弄丢了吗?』
疑惑的接过照片看了看,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熟悉感和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流出
『橙色的……头发?』
把兜里的硬币直接给老板抄起一旁包装好的热可可就往侦探社跑。
就算自己不清楚乱步先生也一定会知道一些什么,抱着这样的想法,太宰急匆匆爬上侦探社的楼梯一把就推开了门,乱步还是在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大街,廖无兴趣。
“乱步先生!这个照片!”把热可可放到离的最近的桌子上,迫切的看着乱步。
“太宰”乱步转头看了看他
“别执着了,不可能的。”
太宰不解的看着乱步。
“我告诉你,他是我们不该认识的一个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你好好看看现在的自己。”
太宰一下子就愣住了,窗户上倒影出自己的无助,一点都没“太宰”的样子。
像极了当时离中枪的织田作还有几步的自己。

晚上,太宰从侦探社里出来,手里攥着偷拍的照片胡乱走着,思索着这张照片应该是自己偷拍的,大街上人很多很吵影响太宰的思考,索性直接跑到了自己经常如水的地方。
死死的盯着照片,太宰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多久了,只是死死的盯着照片,大概凌晨两点了,跑到河边刚打算跳下去好好冷静一下。
“不爱护自己的生命是不好的吧?”
谁?太宰转身发现后面谁都没有,语调都出奇的熟悉。
“谁?”地方很空旷,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可太宰还是坚持的问了一句。
一阵风吹来,吹动地面上的小草发出细微的响声,河面上倒映出的圆月也不那么的清楚。
“罗曼。”
太宰突然脱口而出。
“罗曼,罗曼,罗曼,对,他叫罗曼!”
太宰激动极了,好像捉住了什么救命的稻草,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












自己的感情也越来越鲜明。
“对,罗曼,七夕快乐。”太宰突然笑了出来,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刻,发自真心的笑了,即使这片草地上只有他一个人,太宰却觉得好像还有什么人陪着他。

————————————————————————
·你问我为什么乱步会记得?
·锅都推给『超推理』

评论(14)
热度(67)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