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秦岭

这里云横秦岭,.圈名秦云请多指教!没事写点东西,主要沉迷绿蓝绿,灰永偶尔在别的地方游走,杂食动物

少年事

·手贱删了umm——
·楚爹跟如梦跑了预警
·我爱师尊的
————————————————————————
想想贫道很久以前也有一位友人
不过他初次见我时候的洒脱还是曾跟我对酌的场景,或者我送他卧云的时候都是有些记不清了
可还记得清楚他领我去龙眼看他们“洗剑”,刚下过雪便出了太阳,化雪总是比寻常的日子冷些,也只有太阳能提供点温度
“疏寒,你冷啊”
他转头对我一笑好像比太阳也暖和上几分,耳边又响过雪化落下“吱呀——”的声音
我好像动了凡心
随后我回到了武当山,第一件事就是去问师尊,为什么要让修无情大道的人去经历红尘事?
师尊不答只说我道心不稳,罚我去闭门抄书
我一向谨遵师令,也明白他所言不虚,自然是乖乖呆在书房不迈出半步,他听闻我被师尊罚关在书房里他偶尔也会偷偷跑上武当来跟我聊天,每次见他仿佛先祖训言对我也没了作用,有时还会无端生出不如跟他说了,他若答应我就同他走不要这掌门之位的荒谬的想法来
后来师尊跟我定了一门亲事,是明月山庄的李小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每每想起这事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后来李小姐也与我见了一面正碰巧他又偷偷跑进了武当,他和李小姐聊的很愉快,但总觉得不同于在山下的时候
事后他过来同我说“你不如把她让与我?反正你与她也并无情谊……”
待他走了我又去找了师尊,自己请求闭关
带我出关后,我才听说他与李小姐私奔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怎么走出的门见的师尊
“此念不除,恐成心魔”
我又回到了书房,想来粗粗过了几年我才能静下心来
听到他们孩子满岁请武当的人来贺寿,我只是淡然的拒绝了而已。我认为我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他了,结果听到武当的人去明月山庄后无一人归还后我还是不顾形象的冲出了武当,和我当年不知天高地厚一个样子。
到了明月山庄一切都悄无声息,安静的可怕,到处死气沉沉,我就觉得,他怕是回不来了
最后我也没找到他的尸首,只是找到了他们二人定情的簪子,这是他最爱惜的东西了,说来也是造化弄人,他最后留下的东西竟然是他们二人的定情簪子,也只有这个肯让我留作念想。
仿佛天空也与我同感,有些雨滴滴到了簪子上面,越来越多,我也不知怎么的我就握住了它,缩在树底下,雨也还是没停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我已经是在武当了,我和往常一样早课,练功,反而是师兄师弟一直盯着我看
知道有人给我说,我才发现,我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师尊后来把簪子给了我,让我收着,我反而觉得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他曾问我武当修道如何处理凡事
我答,道家弟子怀救济天下之心
最终我也是心里只有一个天下,修得无情大道

遗风,有子如你,甚好。

评论
热度(2)

© 云横秦岭 | Powered by LOFTER